中国“双循环”新格局稳步推进 数字经济新时代未来已来
2021-01-12 08:44:4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引致短期巨震,更按下了全球经济金融长期演进的快进键。由此出发,“蜕变”将成为主导2021年的关键词。“蜕变”意味着告别,无论痛苦与否,全球经济的旧模式、旧体系都将加速淡去。“蜕变”也意味着新生,无论适应与否,新潮流、新格局都正在澎湃涌来。正视蜕变、主动求变、乘变而上,有望成为在2021年抢占新身位、打造新优势的核心路径。

蜕变之一:

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继续深化

如果2021年新冠疫苗如期得到大规模使用,那么全球经济将大概率开启修复式增长,年度增速有望升至5.3%左右。但这并不意味着全球能够重归疫情前的旧轨道。相反,全球大变局将继续深化,并在2021年走入全新的“后疫情时代”。

第一,增长动力重寻根基。若拆分细看,2021年全球或将出现亮丽增长数据,主要缘于低基数效应,而非经济动力的根本性改善。事实上,如果将2020年、2021年两年的经济增速结合起来看(以IMF预测值为例),大部分主要经济体2021年GDP较2019年将是实际负增长或零增长(除中国外)。由此,在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仍需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重寻长期增长动力。

第二,金融风险居高不下。2020年,在全球超常规政策的刺激下,全球金融风险仅是被阶段性抑制而非根本性消除,更多的风险压力已向资产管理部门、主权部门、非金融企业集聚,部分压力指标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2021年一旦出现适宜的导火索,新一轮全球金融剧震或将重现。另一方面,面对疫情冲击,全球货币和财政当局在利率下限和债务上限的长期约束下超常规宽松,为稳定经济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也极度透支了本已受限的政策空间。因此,2021年如何平衡刺激经济和防范风险,将成为全球政策痛点。

第三,全球体系变革不止。目前,欧洲和美国的大量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所产生的长期经济冲击具有显著的不对称性。越是低收入的弱势人群,所受到的经济冲击越为沉重且持久。由此,本次疫情料将进一步加剧部分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继续助推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大国优先主义涨潮。在美国拜登政府执政之后,全球经贸博弈虽或有边际舒缓,但料不会总体转向,全球经贸体系的新一轮重塑预计将继续深化。

蜕变之二:

中国“双循环”新格局稳步推进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2021年既是“十四五”时期的开局之年,更将迈出建设“双循环”新格局的关键第一步。从短期来看,立足于领先的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进程,中国经济有望收获9.2%左右的高增长,在全球视野下的相对优势将进一步巩固。从长期来看,伴随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推进,2021年中国经济有望开启两大长趋势变革。

一是在需求侧改革层面,内需活力料将长效释放。我们预计,在剔除通胀影响后,至2035年中国内需的真实规模有望较2019年实现倍增,至21世纪中叶,中国有望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实际需求最大的居民消费市场。由此,这一变革将长效地增强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在这一进程中,面向大众、低线城镇和农村地区的高性价比国产品牌料将收获新一轮增长,贴近年轻世代的个性化、多样化的细分市场将享受高增量与高溢价,旅游、文娱、医疗、教育等发展型服务消费将步入更宽广的发展空间。

二是在供给侧改革层面,国内价值链料将提速发展。在往日“外循环”所主导的发展阶段,中国国内价值链发展相对滞后,以单一加工环节对接全球价值链,放大了“低端锁定”和“被脱钩”风险。展望未来,在“拉长长板+补齐短板”的过程中,国内价值链料将加速拓展为富有深度的“研发设计→品牌营销→加工制造”的完整链条。沿循这一链条,叠加金融市场改革的襄助,“科创头雁”“国货潮牌”和“隐形冠军”三类中资企业有望实现长趋势崛起。

基于上述内循环的新变革,2021年中国经济有望在“外循环”中开启三个维度的新升级。

其一,价值链定位升级。得益于内循环中的供需双升级,中国经济从全球价值链中的“供给”中心升级为“供给-需求”双中心,从全球价值链的中下游升级为中上游。

其二,国际金融定位升级。凭借“内循环”的相对韧性,人民币资产将进一步凸显高成长性、低风险性的双重优势,为全球长线资金提供“压舱石”,人民币的网络效应与回流机制同步完善,配合石油人民币的发展,多渠道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其三,国际治理定位升级。在全球大变局之中,中国将为全球经济金融提供稀缺的“稳定锚”,从全球经贸体系和治理格局的被动接受者,升级为全球经贸体系和治理格局重塑的主动引导者,从根本上规避脱钩风险、改善外部环境、防范外溢冲击。

蜕变之三:数字经济新时代未来已来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在引发危机的同时,也孕育着新机,场景转换加速改变了个人及企业的生产生活方式,以非自然演进的方式推进各部门同步数字转型。我们认为,数字经济的增长动力源于两个方面,技术突破与共振效应。过去十年,技术突破主要发生于消费互联网领域,比如裹挟于智能手机的APP革命,嫁接于4G网络的短视频爆发。

数字经济下半场,疫情加速了全球产业互联网布局,围绕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等新基建领域的投资力度逐步加大。此背景下,制造业借助数字转型,发挥精细化、创新化和规模化的三重优势,有望切换成为数字经济的新增长点。而技术与模式之间的共振效应,则造就了数字经济进化的加速度。

展望未来,2021年数字经济的集体路径跳跃将结下硕果,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共振将引领数字经济的加速度,为全球经济注入可持续增长的新动能。从投资角度来看,高成长性逐渐向数字经济企业聚拢。不同于1995~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时期,当下优质数字经济企业展露出强劲的基本面和清晰的战略定位,为其高估值、高回报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监管视角来看,在资本向热点领域的追逐之下,仍需高度关注潜在的过度投机风险,警惕数字经济冒进式发展,以免造成对实体经济资源的偏废。伴随数据安全的日益显性化和央行数字货币的相继落地,数字经济的野蛮生长也将告一段落,监管与创新互促互进、相互依存的关系将愈加凸显。

责任编辑:zN_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