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 > 社会 > 正文
睡前消息430文稿:挟洋自重的中成药,缺乏双盲的连花清瘟
2022-05-14 10:32:23 来源: 马前卒

大家好,2022年5月10日星期二,欢迎收看第430期睡前消息,请静静介绍话题。

417期节目,我们分析了以岭药业的主要产品连花清瘟胶囊,辟谣了“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冠肺炎”的说法,认为假消息和以岭药业股价波动之间有明显关联,值得证监会关注。

接下来,以岭药业公开否认和“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冠肺炎”的说法有关系,督工你在422期节目赞赏了以岭药业追求真相的做法,并且表示个人追加悬赏5万元,奖给能找出错误信息源头的人。

与此同时,以岭药业董事会秘书公开声称,连花清瘟胶囊对新冠肺炎有明确的预防作用,证据是发表在英文刊物《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的一篇论文。

http://health.china.com.cn/2022-04/19/content_41943962.htm

425期节目,督工你分析了以岭药业拿出来做证据的论文,指出这篇论文在实验设计和数据分析有严重错误,根本不能提供任何有效结论。连花清瘟拿这篇论文作为预防作用的论据,恰恰说明预防作用并不可靠。

当时你说,接下来还要分析连花清瘟的其他相关论文,尤其是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的论文,督工你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

先给425期做一个补充,当时我说以岭药业这篇关于预防的论文,发在一个影响因子1.813的杂志,只要交几千美元,就有很高的发表率。节目做好之后,我发现:2021年4月,观察者网就调查过和这个杂志有关的中医论文,调查标题是《经络背后的“经络”》。

2021年的调查起因是中国科技网的记者操秀英发了一篇报道,《科研人员首次清晰观察到沿人体经络穴位迁移的连续荧光线》,报道介绍了一篇英文论文,认为通过现代科学方法找到了经络穴位存在的证据。这篇论文,和以岭药业拿来证明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病毒的论文,都发表在影响因子1.813的杂志《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

论证穴位存在的论文,第一作者是河北新奥集团生命科技研究院的李同据,通讯作者是新奥集团生命科技研究院长汤青。按中国科技网的报道,研究的主导单位是“新奥集团生命科技研究院”。

河北新奥集团我知道,是一家做燃气的大企业,但观察者网不调查,我还真不知道它在2014年成立了“生命科技研究院”,还在大量出售中医自助检测设备,比如说,自动定位诊脉仪,智能健康镜,让你给自己做中医检查。

http://www.healthenn.com/yfcg/812.jhtml

现在新奥生命科技研究院的主页上,还在招聘量子光学研究员、生物光学研究员,量子科学首席科学家、量子理论和计算研究员,不知道又要开发什么新产品。

http://www.healthenn.com/

回头说新奥集团和以岭药业这两家河北企业都喜欢的英文杂志《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知乎网友保罗·天行者在425期节目之后也做了自己的调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186140/answer/2463738949

他发现,最近三年,这个杂志发了大约2500篇论文,其中1671篇来自中国大陆,291篇来自韩国。如果再算上台湾省的103篇论文,70%的稿件来自中国。

论文作者的单位,前三名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这些数据摆出来,关于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研究的可靠性,相信各位观众有自己的判断。但凡实验方法可靠,数据处理过硬,就不会找《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杂志去发文章,自贬身价。

补充内容完了,我回归正题。我们不能因为关于连花清瘟预防作用的论文不靠谱,就否认关于治疗作用的其他论文。甚至也不能因为一篇论文有利益相关,就完全否认部分研究数据的可靠性。

比如说,我们的节目关心连花清瘟这种药品,是从去年6月15日的288期节目开始,起因是吴以岭女婿贾振华参与了一篇关于连花清瘟治疗新冠病毒的论文,在比较严肃的杂志《植物医学》上发表,同时否认自己和连花清瘟生产企业利益相关。

现在我们回头看一下论文的水平。

发表论文的《植物医学》杂志,影响因子为5.34,按中科院SCI期刊分区,属于医学大类二区,药物化学小类的二区,全科医学与补充医学小类一区的期刊,比上面提到的《循证补充和替代医学》要高上两个档次。

https://www.letpub.com.cn/index.php?journalid=6706&page=journalapp&view=detail

再看作者,虽然有吴以岭女婿隐瞒身份参与的重大漏洞,但其他作者是比较可靠的。第一作者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胡克,贾振华之外,还有一个通讯作者是钟南山。

我们的观众顾问和工作室同事一起评估了论文,发现研究设计清晰,试验信息提供充分: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基本情况对比充分,用药情况对比充分;统计检验方法精细合理,统计检验结果汇报细致。

在文章的末尾,钟南山院士团队还抛开传统中医理论,对连花清瘟的化学成分进行了分析,这符合我们对中医药现代化的一贯态度,值得赞赏。但沿着这篇论文的方向,如果想得出有效结论,还需要在两个重要方面做出补充。样本和双盲实验。

论文用来证明连花清瘟对新冠肺炎有缓解作用的实验,总共只有284个样本,用来证明肺部治疗效果,说服力不太够。

更重要的是,拿连花清瘟做治疗实验,并没有做双盲测试。无论是治疗的医生,还是被治疗的患者,都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连花清瘟。这对于轻症的辅助治疗研究来说,非常不严谨。

相信很多人都感受过药品的安慰剂效果。生病难过的时候,吃上一片药,就算药效还需要几个小时发挥作用,也能很快感觉自己好一点了。越是轻微的症状,安慰剂效果越明显。所以,如果想调查患者是否有减轻症状,一定要做双盲实验,让没有得到中医治疗的患者,也得到包装淀粉的胶囊。这才能接近真实的数据。

另外,双盲实验也可以保证做实验的医生自己不会有意或无意,制造数据偏差。比如说,给吃了连花清瘟的患者,也服用更多的其他药剂,就会明显提高连花清瘟的统计疗效。

在本次实验中,刚开始的时候,实验组和对照组使用的化学药品量确实相同。但是,如果不能确保医生自己也不知道哪个是控制组,哪个是对照组,就不能确保医生在实验过程中仍然确保患者得到同样数量的化学药品,更不能避免医生以治疗的名义,故意给实验组提供更好的综合医疗条件。考虑到以岭药业的贾振华也是论文通讯作者之一,缺乏双盲设定的实验,就算有漂亮的数据,说服力也很差。

此外,发表在《植物医学》的论文,引用的实验数据来自2020年2月。我们都知道,当时的新冠病毒毒株,和现在流行的奥密克戎毒株有很大的差别。我们评价其他药物和疗法的时候,首先就要考虑不同病毒毒株之间的区别。

2020年4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现在又是两年过去了,新冠病毒的形态已经进化了好几代,如果要说连花清瘟胶囊对现在的新冠病毒都有疗效,必然需要后续实验,至少也应该有一套明确的中医理论,论证奥密克戎型病毒和最早的病毒都适合同一套中医药剂。

4月21日,上海证券报报道,董事长吴以岭的女儿、贾振华的妻子,同时也是董事会秘书吴瑞,代表以岭药业董事会有公开表态,静静帮我读一段:

公司表示,2022年,连花清瘟治疗轻、中度COVID-19患者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国内相关后续研究也正在开展中。

http://www.pcfortune.com.cn/news/yuanchuang/2022/0420/98101.html

这说明,以岭药业自己也知道,没有随机双盲实验的药品,疗效是缺乏说服力的。如果你反对搞中医药双盲实验,就站在了以岭药业立场的对面。

以岭药业拿出来证明预防作用的论文,来自吴以岭当学术副校长的河北医科大学。以岭药业拿《植物医学》上那篇论文做证据,但贾振华和以岭药业都深度介入了这个非双盲实验。所以,要看连花清瘟胶囊到底有没有用,我们还得看看相对独立的第三方论文和实验。

其他和连花清瘟相关的论文,学术地位最高的第一作者,是湖北中医药大学湖北省中医院肥胖专科主任肖明中。他代表湖北中医药大学,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联合做实验,发表了一篇论文:《藿香正气滴丸联合莲花清瘟颗粒治疗2019冠状病毒疾病随机对照试验的疗效观察》。

肖明中的实验把283名疑似和确诊病例随机分为3组,所有的组都接受西药治疗,同时第一个实验组吃藿香正气滴丸和连花清瘟颗粒,第二个实验组只吃连花清瘟颗粒,控制组什么中药都不吃。患者和医生都很清楚用了什么药物,这也是开放性实验,不是双盲实验。

和前面以岭药业赞助的胡克的论文相比,肖明中的论文对实验过程中用药情况差异做出了明确报告,这是一个显著的进步,也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信息公开。可惜作者没有讨论这种差异是否会影响文章结论。

治疗14天后,在完成实验的183个确诊患者中,13例发展为重症,其中吃连花清瘟和藿香正气滴丸的组1例,连花清瘟组5例,西药组7例,看起来中药表现出了一定效果。然而对数据做统计分析,P值是0.089。

所以论文作者很严谨地总结说,三组之间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显著性,不能证明连花清瘟有效。但是也应该注意到,中药组在恶心,呕吐等症状方面的7天改善率更高,应该认为连花清瘟和藿香正气两种药物具备潜在的,可能的优势。

即便是可能的优势,我们从数据组来看,也完全可能是藿香正气滴丸的效果更好。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做大样本,多种分组的双盲实验。否则就会有药品搭车的情况出现,用安慰剂淹没真正有效的药物。全国有很多药品工厂生产藿香正气水,,而连花清瘟是以岭药业独家生产。如果大样本实验真的证明藿香正气水才是真正有效的药物,或者证明藿香正气水在同样的缓解作用下,副作用更小,安全性更好,这对我们的防疫,是比证明连花清瘟有效还好的消息。

总结一下,目前分析连花清瘟和新冠病毒相互作用的重要论文有三篇。

其中以岭药业最重视的一篇,认为说明了预防效果的宫小薇论文,样本量最大,但这也是它唯一的优势了。宫小薇论文的随机分组可以说是失败的,而且也没有使用恰当的统计方法来补偿错误分组导致的样本偏差。从这篇论文,我们得不出任何有效结论

*注:Gong et al. 基于第八版诊疗方案;Hu et al. 基于第四版诊疗方案;Xiao et al. 基于第七版方案

剩下两篇文章中,湖北省中医院肥胖科主任肖明中的论文质量较高,他的论文有均衡的随机分组,恰当的统计分析,以及三篇文章中最全面的信息披露。这篇论文详细的讲解了非中成药在实验前和实验过程中的使用情况。相对相较,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胡克的论文虽然有钟南山的支持,但没有报告实验用药情况和非中成药的用药方案。

尽管有前面提到的问题,尽管都没有做双盲实验,后面这两篇论文还是有比较成功的随机分组,有不错的数据分析,所以,我们可以把它们当做中等质量的证据,为应对新冠提供指导。

但是,胡克和肖明中的论文关注了很多类似的症状,比如感冒,发烧,咳嗽,乏力。针对同类症状和类似的观测期,两篇文章给出了不同的结论。这意味着,两个中等质量的证据相互矛盾,关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症状是否有效,结论应该是缺乏可重复性,所以还是无法得出有效的结论。

如果没有更大样本的双盲研究,没有更可靠的人出来写论文,现在最好不要随便说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有效,否则对其他药品不公平,对藿香正气水尤其不公平。打开以岭药业的上市公司年报,在“公司产品上市后代表性临床研究”表格中可以看到,只有连花清瘟、连花清咳对付新冠病毒的两个栏目缺乏“双盲”和“已完成”标志,这一方面说明以岭药业非常崇拜双盲实验的权威性,另一方面说明公司的主要盈利业务之一连花清瘟恰好缺了这份权威性。

再看年报的下一张表,以岭药业向股东报喜,年报期内又拿了两个获准上市的中药批文,一个是治疗失眠症的益肾养心安神片,另一个是对付轻度抑郁症的解郁除烦胶囊。不用专家解释,普通人也能理解失眠和轻度抑郁症的安慰剂效应。现在连花清瘟没有双盲数据支撑,已经在疫区发到每人七八盒了,明显支撑了股价。如果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不认真,后面的新药带来的问题会更多。

另外,除了双盲实验解释效果,在化学和生物学层面解释产生药效的原因也很重要。在解读前面提到的几篇论文的同时,我们的编辑意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比如由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药学部发表的论文:

《基于生物测定的质量控制,鉴定连花清瘟用于治疗甲型 H1N1 流感病毒感染的药理学生物标志物》。

论文发现,生成环氧合酶-2(COX-2)是连花清瘟的主要靶点。由此论证了连花清瘟具有抗炎的作用。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har.2020.00746/full

另外一篇论文来自成都中医药大学:《基于网络药理学、 UPLC 和生物活性,筛选莲花清瘟胶囊抗炎品质标志物》。研究团队也发现了连花清瘟的活性物质和环氧合酶-2(COX-2)之间的相互作用。实验发现,来自金银花的三种活性物质可以抑制环氧合酶-2的活性。实验同时发现, 其中两种活性物质的主要标靶并不是环氧合酶-2,可能是通过其他通路抑制环氧合酶-2的活性。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har.2021.648439/full

抑制环氧合酶-2是常见的化学药物原理,罗非昔布,塞来昔布,依托考昔,美洛昔康,以及我们普通人经常听说的布洛芬、阿司匹林。这些小分子化学药都在这方面有效,而且成分明确,药效和副作用清晰,在人体内的细胞信号通路都能列举。更重要的是,小分子化学药生产工艺成熟,质量稳定,在同样的药效下,价格不到连花清瘟的三分之一。

如果以岭药业不能在其他方面证明连花清瘟的实际药效,我们可以说,连花清瘟在感冒、消炎等方面的效果,是拼尽全力用复方中成药模拟了布洛芬、阿司匹林。模拟的效果很差,副作用却不明确。如果你默认中成药副作用小,请记住连花清瘟胶囊是一种运动员参加国际比赛之前要严格回避的东西。

所以,从上面的化学分析看,连花清瘟要想证明药效,不仅需要和安慰剂一起做实验,更要和各种剂量的布洛芬、阿司匹林一起做双盲对比测试。而且不仅是对缓解新冠病毒做测试,更要测试在普通的感冒、呼吸道感染中,连花清瘟是否比减量的布洛芬、阿司匹林更有效,更安全。才能证明自己被纳入医保的合理性。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X-2_inhibitor 

以岭药业是一个中成药企业,督工你建议它开展双盲实验,用西药的方式检测中药。是不是逼以岭药业放弃主场,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讨论问题呢?

以岭药业从来不认为做双盲测试是客场作战,反而认为这是自己的主场,必要的时候,装也要装出来主场的样子。他们自己拿出来做预防证据的论文,证明自己有治疗效果的论文,先不说逻辑是不是严谨,只看发表方式,就是用英文写,自己掏钱发到外国刊物上的。在推销自己产品的时候,以岭药业主动拿这些外国刊物,英文论文来做证据,基本忽视了国内的中文期刊,中药期刊。所以最在乎现代医学界看法的机构,就是以岭药业本身。

这一波舆情的起点,是4月初,中国互联网上几大媒体不约而同,一起说“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胶囊”。抛开事情的真假不说,4月初的媒体事件说明,推动这件事的人——也就是我悬赏5万元寻找的人,认定连花清瘟胶囊只有得到一份世卫组织英文报告的支持,才有权威性,才有资格成为疫区的必备物资。

前面我也给大家看了以岭药业的上市年报表格,能做双盲随机试验是值得高调炫耀的成绩。从这些表格往下看,第9号到第11号表格,是以岭药业努力制造化学西药,向现代制药企业规则靠拢的证据。

所以,反对双盲测试,反对现代医药规则,就是和以岭药业这个市值几百亿的中成药集团作对,就是站在吴以岭的对立面,反对中医进步。

如果中医行业和中医的支持者一定要强调中成药的独特性,中医也可以用实验达成共识。

我大概30年前听说过一个笑话,说土匪出身的大元帅张作霖偶尔会练书法作为消遣。有一天一群部下看着他写字,人人都叫好。张作霖嫌烦,忽然停下来,说既然每个人都叫好,那叫好的人给我站出来,每个人讲讲好在哪里。场面立刻就安静了。

我觉得张作霖的想法有中国底层朴素的智慧,适合用来考验中成药。比如说一个中成药开发出来,按照固定的药方,要对全国销售。就可以请100个中医过来,预先不通气,到了地方把每个名医相互隔离,给一支笔一张纸,请他们各自说说这个药方好在哪里,为什么能一个药方全国通用。

更进一步说,可以把新型中成药的配方,混在其他人开的药方里,请100个中医各自评价,挑出自己最认同的一个,写出理由。如果这些中医在隔离状态下写出来的东西大致相似,就说明中医界达成了共识,中成药起码符合中医的逻辑。反过来说,如果中医之间不能达成共识,就有两种可能,或者是这100个中医不配代表中医行业;或者是中成药得不到中医的认同。

更进一步说,100个中医可以包括吴以岭和他的学生,一起给1000个病人看病。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新冠病毒轻症,三分之一是普通感冒或者普通肺炎,三分之一是不生病干咳嗽的对照组,随机分配。然后把连花清瘟作为100个中医的备选项,首先看这些中医是否能正确找出新冠肺炎的病人,其次看大多数中医会不会直接用以岭药业的验方,最后当然还要看各种药方的疗效。

给病人发药的时候,有的病人得到按方熬制中药汤,有的病人得到加了苦味剂的可乐,有的病人得到淀粉丸子,但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到什么东西。这样最后统计病情,既能测试中医对连花清瘟验方的运用能力,又能检验中医和药方的水平。

请100个成名中医来诊脉开方,三天成本算它2000万,再花上3000万请第三方监测实验,5千万补偿1000个实验对象,最多花一亿,就可以一举证明连花清瘟的药效,解决连花清瘟在中医界的地位问题。这笔钱说起来不少,但和以岭药业每年30多亿的销售费用相比,又是小钱。我劝以岭药业花小钱办大事,一亿的试验费用,就能让市值追赶茅台,真正配上“药茅”的称号。

这样做,受测的不仅仅是以岭药业,还有全国邀请的名医,结果很可能是加深中医内部的矛盾。因为每个中医的诊断、开方、理论,都有区别。吴以岭就自称突破中医权威理论体系,建立了络病理论,才建立了几百亿市值的以岭药业。

如果真的把100个中医集合起来,做中医统计测试,恐怕会有一部分中医因为没选连花清瘟验方,或者选了连花清瘟但疗效不如预期产生矛盾,甚至在诊断阶段就会产生严重对立。

但这对中医是有好处的,因为任何学科的进步,前提都是内部的专家相互攻击,红着眼睛相互找茬,进行不死不休的辩论,最后才能推出完美的理论模型,教给下一代学生。牛顿是迄今为止当之无愧的最强物理大师,但一旦出现了牛顿力学,人人都想到他的理论上找茬挑错。最后找到的人是爱因斯坦,地位仅次于牛顿,拿几个诺贝尔奖不在话下。

医学和生物学也一样,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做出重大成果,有条件的同行都想再做一遍他的实验,看看是不是同样的结果。理由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模仿,也许是因为嫉妒。但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学科水平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进步了,让所有人靠嫉妒都推不倒的论文,就是下一步研究的基础。

中医行业很缺这种内部斗争。前几年胡万林、张悟本那么大的名气,赚了那么多钱,很少看到其他中医站出来驳斥,连嫉妒他们赚钱的都没几个。最后还是等到胡万林、张悟本治死人,自己玩脱了,才有其他中医取代他们的生态位。。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1431276158832745

现在张悟本,胡万林倒台也好多年了,但是打死老虎也很有有意义。可以请100个中医过来,相互隔开,挨个请教胡万林,张悟本的药方,请每个人都说错在哪里。挑错如果能挑得比较一致,我们就通过中医共同的经验科学标出了一个坑,以后不能配类似的药方。但如果各个中医挑错都不能达成一致,打死老虎都打不动,问题可能就不是出在具体中医身上,而是整个行业出了问题。中医药管理局越早组织这一类内部斗争活动,中医在未来的地位就越高。

马前卒工作室对连花清瘟话题的观点,基本摆在这里了。很多观众在前面几期留言,说马前卒一个媒体人,有什么资格谈医学问题。但这件事的核心矛盾完全不是医学问题,而是文化和传播问题,我一个自媒体主播说起来最对口。

首先说文化问题。

整个事件的开始,是一部分中医找世卫组织打报告,要求承认中医对新冠肺炎的治疗作用。然后某些中国媒体拿着英文报告欺骗中国人,不给中国人看全文,不告诉中国读者这份报告只是中医对世卫组织提出的建议,还公开造谣,说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最后事情闹大了,难看了,以岭药业被这些没有下限的媒体逼迫,出来辟谣,说从未在任何地方说过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然后我们发现,以岭药业和其他人拿出来支持连花清瘟药效的论文,都要专门写成英文,自称遵循西医的规范,花钱去西方刊物发表。然后再玩一遍用英文诈骗中国人的游戏,跳过论文原文,直接给错误结论。

这种内容对我来说非常熟悉,因为在我刚识字读书的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的媒体上充满了类似的东西。当时中国刚刚拥有了能够自保的战略武器和军工体系,对西方开放,经济快速增长。但中国知识分子忽然看到西方先进的文明,冲击之下,对自己的国家完全失去了自信,既不相信自己的知识有价值,也不相信能靠自己努力追赶西方,只能挟洋自重,借助欧美故事编造各种现代神话,提高自己的地位。无论什么企业,都想证明自己符合洋人的标准;无论什么产品,都要找一个外国人代言,否则就不好意思推销。

发展了几十年之后,我们终于完成了工业化,在一定程度上和发达国家有了相互平视的地位。所以80年代挟洋自重的文化逐渐被清算,但从一部分媒体联合编造“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的段子来看,崇洋媚外的文化习惯还根深蒂固。如果我们不把这些打着洋人旗号骗中国人的文化败类抓出来,以后还会有人欺负普通中国人看不到英文文件的原文,用编造的西方神话扭曲国内市场。所以我要悬赏5万,奖励能抓出谣言根源的人。

然后我说说媒体问题。

80年代到90年代,我在各种媒体上看到西方神话,看到用欧美人代言的广告,看到强行编造的各种洋品牌,不仅和80年代中外落差相关,和当时媒体的传播方式也有关系。前两年我在中国民航大学有个演讲,分析了纸媒时代和互联网媒体的区别。去年我在复旦大学讲媒体问题,也有类似的说法。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241022

纸媒时代,传播信息需要印刷厂和发行网络,广播电视也需要昂贵的传送设备,所以传递信息是一个拼基础设施的时代。少数媒体凭借历史地位和企业支持,抢先建立了媒体基础设施,可以单方面向普通人推送信息。就算这些推送的信息有错误,有谣言,也很容易用数量压倒反驳意见。因为反对者不一定有媒体基础设施,只能对周围的人辟谣,不能对造假媒体形成威胁。

互联网时代不一样了,每个人都有发布信息的能力,媒体拼基础设施的时代过去了,转向拼内容。而少数媒体如果还不适应新时代,还想着用大量投送信息的方式制造谣言,就必须承受新时代的反扑。一个错误说法传播越广,辟谣反击的内容就更容易引发别人的兴趣。

以岭药业的问题,不仅是挟洋自重的文化立场停留在吴以岭熟悉的80年代,宣传和公关思路也停留在传统媒体时代。他们以为从30亿销售费用中拿出一小部分,到处转发同样的错误言论,就能压倒反对声音。结果,2022年4月份,这套玩法碰壁了。

我在422期节目,说ID“史老柒”坦荡,因为他接了以岭药业的宣传业务,也跑到我的评论区来骂我,敢作敢当,并不避讳自己接单的事情。其他骂我的自媒体就没那么坦荡了。比如说,在这个话题下,同样破口大骂的“地瓜熊老六”,去年开始就频繁接以岭药业的宣传任务。

4月12 号,“地瓜熊老六”还专门用别人设计好的话题,宣传过那篇被以岭药业董事会秘书拿来证明预防作用的论文。

从时间来看,这些人接单,和史老柒是同一期的买卖,但是都不如史老柒坦荡,拿了钱不承认,甚至有的人拿了钱,发了微博,自己还悄悄删掉了。这个删除的动作要是真心,对不起以岭药业,要是假的,就对不起其余所有人。所谓“恩义两难断”,所以我夸“史老柒”算是个坦荡的人。

很多思维限制在传统媒体时代的媒体,也想通过传统的方式,继续用传统媒体的方式推送错误信息。比如说,4月24日,中国历史研究院都出来传递谣言,公开说世界卫生组织官方承认中药能治疗新冠肺炎。

我转发了中国历史研究院的微博,说你既然这么宣传,为什么不让读者看世卫组织报告的原文。然后中国历史研究院就果断关闭了原微博下面的评论区,企图让媒体规则重新回到他们熟悉的80年代,继续搞单向发布,继续挟洋自重,继续用谣言掩饰自己的文化不自信,掩饰自己崇洋媚外,破坏文化自信心的本质。

但是,网络媒体时代靠自我封锁,是赢不了宣传的。花再多的钱,你没法禁止所有人说话,没法禁止别人转发辟谣信息。所以以岭药业有30亿的销售费用,在公关方面还是进退失措,好不容易发了一条招聘公关人才的广告,被我一转发,还自己删了。

我之前请左手王画了一幅插图,把以岭药业的劣质公关,画成刚刚沉没的莫斯科号巡洋舰。

这张图除了凑个时事热闹之外,还有一点要解释一下。从自媒体的角度看。以岭药业和他的网络下线,用80年代的陈旧媒体方式,传递80年代那种挟洋自重的内容,是一种性价比很差的公关方式。所以就像莫斯科号巡洋舰那样,看似耀武扬威,声势浩大,被人抓住短板,可以用很低的代价击沉。

类似的战斗,在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英国空袭意大利塔兰托军港,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都是用廉价的小飞机攻击昂贵的战列舰、巡洋舰,取得重大成功。这是因为重型军舰只能在二维平面上活动,在港口里的时候更是只能排成一线从特定水道出港,等于是限制在一维曲线上活动。而飞机可以在三维空间运动,带着炸弹鱼雷直接飞到港口上空发动攻击,所以几乎是打靶式攻击,很小的代价,就暂时瘫痪了对方海军。

我们现在做自媒体,面对传统媒体的错误路线、错误立场,也在做类似的对抗。传统媒体和企业依托于一层层的发行网,只抓节点,停留在一维传播的时代,到了网络时代他们只会雇佣大V粘贴复制相同内容,并没有明显改进。

而我们工作室靠原创能力自由创作,凭空高出一个维度,再加上观众转发和有价值的评论,又多出一个内容和传播维度。所以我们用很小的团队,也能做出飞机空袭军港炸炮舰的效果。我请左手王又画了一张插图。算是对这次媒体事件的总结性回顾。

节目到最后我还是回归初心,把财经社会话题拉回到财经领域。我4月初注意到和连花清瘟相关的谣言,就是因为“世卫组织推荐”的谣言和股价有互动。而A股股票,现在往往会被社保基金长期持有,变成我们养老金的一部分。如果有企业通过落后的公关方式,推广错误的内容,仗着销售资金多,强行推高了股价,就可能造出绩优股的假象,用泡沫股价诱导养老基金长期持有。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22-04-27/doc-imcwipii6756996.shtml

财务泡沫早晚是要破的,无论有没有睡前消息节目来戳一下,都早晚会破。如果当下的泡沫太大,泡沫暴露的时候,社会就有可能形成两难选择——选择支持企业,就会让更多的病人吃低效安慰剂,让医保浪费钱去捧股价。但如果选择支持科学,戳破泡沫,就会让社保养老基金亏损。

医保和社保两种保险对撞,无论谁输谁赢,结果都是人民亏损。我也是人民的一部分,也要保卫人民的利益。所以,我在泡沫还不大的时候,选择做一根针,戳一下,也许就能给我几十年后的生活增加一份安全性。这就是我本期节目的主题。

感谢各位收看,430期睡前消息到此结束,文字内容随后会发在睡前消息编辑部公众号。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请用各种方式帮我们转发。我们周五再见!

责任编辑:zN_1416